相关文章

武汉早教中心进驻小区引争议 有人说好有人嫌吵

  楚天都市报讯 本报记者陈名钰 摄影:记者姚品

  武汉市民王先生近日向本报反映,他所住的汉阳区龙阳大道新澳蓝草坪小区有一家幼儿园,因没有办学资质,且连续2年年检不合格,被勒令停业。但是不久,该幼儿园改称早教中心,重新开张。

  连日来,记者探访发现,武汉不少小区设有幼儿园或早教机构,其中不乏无办学资质者。对此,居民们意见并不统一,有的说幼儿园开在家门口很方便,有的则嫌孩子们太吵闹。

  无证幼儿园变身早教中心

  王先生称,他所在小区的幼儿园原名叫“小牛顿幼儿园”,于2年前开办,属于无证办学。“早上做早操的声音很吵,但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安全问题。”他说,该幼儿园没有固定的室外活动场所,几名年轻女老师经常带着孩子们在小区内活动,没有安保人员。同时,园中的食品卫生、消防安全也让人不太放心。

  为此,王先生多次向有关部门投诉,而该幼儿园也因连续2年年检不合格,不久前被勒令停业。让王先生没有想到的是,几天后,幼儿园的名字换成了“小童星早教中心”,继续营业招生,打着早教招牌,行幼儿园之实。

  记者看到,“小童星早教中心”设在16栋一楼两户相邻的住宅中(如图),室内面积约300平方米,数十名小朋友正在上课。中心负责人张女士称,因场地面积不够、设施配备不足,她确实没有开办幼儿园的资质。随后,她拿出工商营业执照,上面规定的经营范围为教育咨询。

  “我们中心收费比较低,又能很好地照看孩子。”张女士称,龙阳大道周边有不少企业和工厂,务工人员相对集中,有的家中没人带孩子,就近送来,十分方便。

  有人说很方便有人嫌太吵

  连日来,记者探访三镇,发现不少小区内设有幼儿园或早教机构,其中不乏无办学资质者。对此,有的居民叫好,有的则嫌太吵。

  新澳蓝草坪小区居民林女士的女儿今年2岁,她说,幼儿园设在家门口,对小区居民来说是一件好事,接送孩子十分方便。“公办幼儿园难进,民办幼儿园收费高。这里的收费可以接受,等女儿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龄,我会考虑把她送进去。”

  设在洪山区新绿美地小区的“宋妈妈早教园”,也曾多次遭到居民投诉。居民杨小姐称,由于该园设在居民楼的架空层中,孩子们活动面积不足,老师经常带着孩子在小区操场活动,不仅吵闹,还挤占了居民的公共活动空间。

  据了解,该早教园中有不少孩子来自小区内的家庭。一位妈妈说,她家住在早教园的楼上,孩子就在眼皮底下,让人十分放心。

  家住武昌秦园居小区的罗女士,也将女儿送进了小区内的“艺苗幼儿园”。她说,自己和丈夫平时没有时间带孩子,将她放在小区内的幼儿园很放心,接送方便,不像别的幼儿园要绕路。

  专家称合理规范重在疏导

  目前武汉市有1000余所幼儿园,但仍难以满足幼儿入园需求,收费相对较低的公办幼儿园更是供不应求。公办幼儿园的收费,一般为每生每月500元左右,民办幼儿园为每生每月1500元左右,有的甚至更高。而记者探访的多家小区内的学前教育机构,每生每月费用为700元左右,也没有过多门槛限制。

  根据《武汉市学前教育管理办法》,未经审批举办民办学前教育机构的,由所在区教育行政部门、民政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责令限期改正;逾期仍达不到条件的,由所在区政府组织有关部门依法予以取缔。

  汉阳区教育局人士称,根据规定,民办学前教育机构除了需获得消防许可、卫生许可和教育部门批准外,还需配备一名以上保安,满足生均建筑面积不低于9平方米、用地面积不低于14平方米的要求。类似“小牛顿幼儿园”这样的学前机构没有办学资质,但是改成早教机构,就打了“擦边球”,处于监管空白。

  “对学前教育机构的管理,疏比堵更重要,不能一棍子打死。”华中师范大学社会学教授梅志罡认为,有的学前教育机构尽管不太规范,但满足了部分市民的需求,有其存在的合理性。相关部门应该对其进行合理规范,从“地下”引入“地上”。